阿言.好想吃冰激凌

爱生活,爱少天|吹启不积极,思想有问题|闻舟渡我|专业常年失踪人口。

【舟渡】清明(一)

•日常向
•私设如山,习俗都为江浙一带
•ooc归我
#非虐,信我#

每年的三四月份天气回暖,人们就开始忙碌着回老家祭祖。

在这返乡热潮里,费渡倒是清闲得很。除了每年给母亲放束花以外,就是那些个素未谋面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也是不需回去探望的。

因为不需要,也不会常常惦念着,所以当苗苗提出请假的时候,费渡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

那双平素溢满笑意的桃花眼里少见地浮现出了迷茫,让他看起来很有些无辜又委屈的感觉。

苗苗赶紧扯回自己浪出了太阳系的思绪,安静地等他反应过来。

好在费渡只是愣了一瞬,随即换上通情达理的笑容,不仅爽快地同意了,还给人多批了三天的假期,又体贴地问她机票是否已经订好。

等人走了以后,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就他自己,费渡靠在椅背上就着满室冷清思考人生。



车子缓缓滑进那个“设计不太科学”的停车位里,费渡刚从车门里迈出一条腿,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提示有一条新消息。

他一边往门口走,摸出手机摁开看了一眼。消息是骆闻舟发来的,说是有个会议报告才写了一半,可能要晚几分钟下班,还问他晚上想吃什么菜。费渡随手回了个“都行”,想了想又给人发了个爱心,接着就把手机放在一边,也不理会那个上蹿下跳的四爪长毛生物,自顾自在沙发上思考自己被下班时间打断的人生哲理。

正如陶然所想,费渡这么热热闹闹地活了十几二十年,就把自己活成了个临门一脚的孤家寡人。好在还有一个骆闻舟——可是骆闻舟也不只是费渡一个人的,他也有父母、亲人和朋友。这种事情在平时看着也不起眼,但是到了这种中国传统节日的时候就格外明显。

祭祖啊……

正当费渡抱着臂想得出神时,一声清脆的开门声把他拉回了现实,抬头一看是骆闻舟回来了。

这大型警犬今天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换完鞋顺手把东西往玄关上一撂,非要凑过来跟人挨着。他黏黏糊糊地贴过来,和着费渡无法抗拒的气息一起,不由分说地把人揽进怀里,把脸埋到费渡的颈窝吸了口气。

费渡有些不明所以,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上,并不知道骆警官今天是抽哪门子的风,只好任人抱着,一手就着姿势拍了拍人的背,放缓声音轻声询问:“怎么了?”

骆闻舟稍微松了松手臂:“……没事。”

费渡:……???

费渡轻轻笑了一声,带上点调笑的语气开口:“师兄你这个反应太反常了,再这样下去我都要开始怀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骆闻舟闻言,身子几不可见地一僵。

费渡又是何等精明,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几乎是瞬间就感觉到了。他垂下眼睫盖住眼底的复杂情绪,出口的声音却没有丝毫变化:“真没事?”

骆闻舟干脆松开了手,往后靠在抱枕上,直直地望进他的眼睛:“其实……有一件事。”

“就是那个……过两天不是清明吗,咱得回去一趟,路有点远,一来一回也需要不少时间,少说也得两三天……”

费渡敏锐地捕捉住他话语中的重点:“我们?”

骆闻舟抹了把脸:“啊,这不是咱正式在一起过的第一次清明吗,老头子就想着把你带回去给骆家的列祖列宗看看……”

“也让他们看看,是谁让他们骆家绝了后。”

评论(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