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言.

爱生活,爱少天|吹启不积极,思想有问题|闻舟渡我|专业常年失踪人口。

•记个梗吧
•舟渡日常



月底发工资,市局的小伙们之前紧赶慢赶闹闹哄哄地上内网的打卡机补签到,一瞅银行卡上到账的钱,聊着聊着几个成家了的警员开始互相倾倒苦水。

——汽油又涨了,车都快养不起了。
——哎呀房价跟打了鸡血似的蹭蹭蹭上涨看得人心脏都快跳停了还涨。
——唉,学区房不好买啊,小孩儿升学压力也大。
——菜价又贵了,怎么物价天天涨,工资不见多呢。

………

听得骆闻舟都开始咋舌,还好他不用养房子也不用养儿子。

不过养两只猫也够他受的了。


回到家,骆队照例经过了锅总的洗礼,一边数落家里的山大王一边试图抖落粘在制服上的猫毛。

骆一锅大摇大摆地从他脚边路过,顺道赏了铲屎的一个不屑的眼神。

王之蔑视.jpg

费渡开始是靠在门边,见状上前顺手接过他根本抖不完猫毛的外套整理一下挂在衣架上。整个过程没有多说一句话,包括不正经的撩骚。低眉顺眼姿态温和,表现堪称温顺。

骆闻舟机敏地咀嚼出一些不对来,趿拉着拖鞋的脚步一顿:“怎么了?”
上次这么听话的时候还是被他发现打游戏打到凌晨三点半。

费渡冲他晃晃刚才在衣兜里摸出的银行卡:“这是工资卡吧。”
骆闻舟走到餐桌边倒了杯水喝:“嗯。”
费渡:“那我拿走了?”
骆闻舟:“嗯。嗯?”
费渡:“工资卡不是都要上交的吗。他们都这么说。”

骆闻舟乐了:“是是是,上交上交。不过你们资本主义家还差这么点仨瓜俩枣的?”


费渡靠着餐桌慢条斯理地把玩手里那张薄薄的卡片,两根手指夹住在唇角贴了一下,然后到抵到骆闻舟跟前,就着刚印了痕迹地方贴上他的嘴角,自个儿又凑过去补了一记。

“偶尔也想吃吃软饭么。”




——到这里就截住了!———



——下面是毁气氛脑洞!——



待骆闻舟品完这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免不了有些心猿意马,舔了舔刚被费总临幸的嘴角,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猛地脸色一变。




“呸。”骆闻舟舌尖一动,吐出一根猫毛。
骆闻舟:……
费渡:……
骆一锅:喵。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