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言.好想吃冰激凌

爱生活,爱少天|吹启不积极,思想有问题|闻舟渡我|专业常年失踪人口。

生日

*有私设
*赶个末班车
*费渡,生日快乐

  费渡的生日宴会早在一周前就被几个相熟的的同志们一哄二闹地庆祝完了,每个人都送上了礼物和生日祝福,比如郎乔挤挤眼睛一脸暧昧地祝他们百年好合性 福愉快,陶然拽着费渡的手上上下下打量他跟他开玩笑说最近胖了一点儿看来骆闻舟最近没少给下厨加餐,看得另一位话题人物差点儿不耐烦地把人拖开。

  费渡倒是淡定,八风不动地保持着他惯常的微笑一一应下,面对众人的八卦目光该吃吃该喝喝,偶尔接两句话,把风趣拿捏得恰到好处,再加上郎乔等人本来也不是拘谨的性子,又都是熟人,一时场上谈笑风生,氛围融洽和谐。

  闹了一番后大家号称要留下一堆残局给他们亲爱的骆老大,最后还是嘻嘻哈哈地帮着收拾完了才各回各家。

  郎乔临走前扒拉着门框探回个脑袋还要试图解释:“这都是给费总面子!要换作只有老大我们就肯定不收拾了!”

  结果就是被骆闻舟哭笑不得地弹了个脑瓜崩儿,还挥挥手让她赶紧滚蛋。

  到了真正生日那一天,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把这一天留给他们俩过二人世界。

  所以七月三十一日那天反而落了个清净,就连骆闻舟明目张胆地迟到早退,市局的同志们也都睁只眼闭只眼地没有起哄讨伐他。再加上这段时间市局确实没有什么事,手头只剩下上一个案子的收尾工作,案头暂时还没有什么罪大恶极的刑事案件等待他们处理,于是也就宽宏大量地放他去了。

  毕竟是有对象的人,大家都懂。

  市局众:道理我都懂,但是我还是很想揍他。不过今天暂且忍一忍。

  所以导致这一天骆闻舟的回来得格外早。

  费渡今天下午回公司临时处理了一份文件,也早早地赶回了家。

  晚餐是骆闻舟主厨,费渡帮厨,期间帮厨被主厨嫌弃“切个土豆都切不好要你有何用,边上站着去”,然后站在一边极有眼力见儿地在人需要什么东西时及时递上,过了没一会儿到炒制环节时又被主厨予以碍手碍脚的评价,一通乱亲轰出了厨房。

  费渡就着厨房里随着菜下锅爆起的噼啪声以及弥漫出的油烟味心情颇好地勾着嘴角,摆好碗筷,左看右看感觉缺点什么,又转身去了阳台从骆闻舟侍弄了几天的花中剪下一支开得最好的月季,摆在了餐桌上。

  吃完饭又切了蛋糕,时间也还早,看着外边凉快便打算出去走一走。

  骆闻舟家附近有一个公园,不远,走一条街就到。

  二人就这样一路慢慢悠悠地散步过去,一路上闲聊几句,又应费总的要求去路边的便利店买了一大盒的冰激凌。

  骆闻舟一手揽着他肩膀:“今天看在你是寿星的份上给你吃一点,平时不能这样。”

  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开口道:“冰激凌不能吃太多……你看我也没用。”

  费渡似笑非笑地捞了一大勺塞进他嘴里。

  骆闻舟左右看了两眼,见旁边没有什么未成年人,仗着姿势便利按住费渡亲了一口,舌尖搜刮了一圈冰淇淋的香甜味,咂咂嘴品了品:“还挺甜的。”

  天色渐晚,人群渐渐散了一些。二人绕着公园步行一圈,发现角落里有一对老夫妇在跳交谊舞,旁边的随身音响播放着轻柔的舞曲。

  费渡突然退后一步,一手背在身后,摊开一只手朝前,微微躬身风度翩翩地向他行了个礼:“亲爱的,能邀请你跟我跳一支舞吗?”

  骆闻舟失笑一声:“可我不会跳女步。”

 “没关系,我带你。而且我保证,我的技术很棒的。”费渡狡黠地冲他眨了眨眼。

  就着慢悠悠的曲调跳直步,骆闻舟牵着费渡,忍着人在腰上不安分的手。

  倒也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费渡的手原本是规规矩矩地虚搭在他腰上,渐渐地偶尔动动手指,或者不轻不重地在他腰上抚一把。

  借着错步的机会,骆闻舟微微侧脸,贴在费渡耳边压低了声音:“宝贝儿,再摸就要硬了。”

  费渡微微笑起来:“那我可以亲你吗?”

  骆闻舟端起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不可以 。”

  一曲毕,在费渡打算松手行礼时被骆闻舟回手攥住十指相扣,摁住脑后结结实实地凑近了一个吻。

  温热的嘴唇相贴,不知是谁先按耐不住先一步往深处行进。舌尖撬开齿关缝隙,顺着边缘软肉轻轻磨蹭,接着一点点舔舐过上颚。呼吸绵长且交织融合。

  这个吻持续时间不长,却足够温柔。

  骆闻舟在他耳边啄了一口。

  “费渡,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42)

  1. 单纯快乐の妞妞阿言.好想吃冰激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