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言.好想吃冰激凌

爱生活,爱少天|吹启不积极,思想有问题|闻舟渡我|专业常年失踪人口。

理发

*继续记梗
*ooc到没眼看,唉。

*继续高中生设定


  剪完头发乍的一摸还有点不习惯,特别是后脑拿推子推短了的那一块儿,直愣愣的扎手。
  “喂?叶哥,是我。”
  “嗯,怎么了?”叶修那边大概是正在游戏中,键盘啪嗒啪嗒的声响都没停。
吴启噎了一噎,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自己出门理发没带钱被扣住了?这也太尴尬了好吗。
  最终还是在一段短暂而诡异的沉默后把事情说了。
  “我没带钱。”他说。
  这下饶是叶修都觉得有点可乐了,声音里掺上了一丝笑意:“行我知道了。”
——这傻孩子,在家门口理个发都能被扣下,也是没谁了。

金牌

*记梗
*吴启高中生设定

*ooc


  吴启一手拖着行李箱,俯身打了卡之后往人群中张望了一下,很轻松地就看到了要找的人。
  他伸出空闲的胳膊挥了挥,心情颇好地打了个忽哨儿,拨开挡在前面的人,很快就跑到了那人跟前。
  叶修正夹着半根烟,看到他跑过来,吸了一口后随手掐灭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看到他手里晃晃悠悠的那块东西有些意外地挑挑眉:“这什么?第四十九届田径运动会——你的?”
  吴启一副臭屁模样,下巴一抬摆出个欠揍的表情:“对啊,男子3000第一名,厉害吧!”
  叶修一手接过他的行李,一边泼他凉水:“行了,就你这腿还放你参加3000?赶明儿我可得找校方投诉去。”
  吴启跟在他旁边嘿嘿笑:“…我在主席台坐了两天,有多的金牌他们就给我了,说留个纪念。”
  叶修一边把他的东西塞进后备箱,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过了一会儿,吴启突然开始笑。
  “昨天一小姑娘跑到主席台上来哭,你猜她怎么说?”
  一听到'小姑娘'三个字,叶修略略直起身看了他一眼:“怎么说?”
  “她说'哥哥,我找不到我爸爸了'!哭得可伤心,哄都哄不好。”
  “没办法,只能让家长来领。”
  他坐在副驾驶上,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地念道:“请跳高场地的裁判老师速到主席台,您的女儿正在找您!”说完自己先在抱枕上笑成了一团。末了抹抹眼睛,吐了一口气:“唉。虽然这样好像不太好,但还是感觉有点可乐啊有没有!”
  叶修一边把车倒出停车位,注意着两边乱窜的人群一边想,你就傻着吧。

关于睡姿

#关于周泽楷的睡姿#
*纯恶搞
*就黑周泽楷(ni

众所周知,周泽楷是个安静的美男子。
但是他有一个烦恼,就是睡姿奇差。
以前在轮回宿舍都是单人间,他一个人睡顶多把枕头被子啥的踢到床底下,也就一直没什么人知道。
哦对,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周泽楷就算睡姿糟糕,但他从没把自己摔下床过,嗯也是很神奇的一个boy。
好了,自从夏休开始后跟吴启搬到叶修家里去住,问题来了。
叶修主卧的床够大,是睡三个人都不成问题的那种。
于是周泽楷也没有了借口去客房睡。
第一天周泽楷就差点没合眼,躺在叶修和吴启中间翻来覆去跟烙烙饼似的。
叶修以为他嫌热,迷迷糊糊地伸手把空调温度打低了两度,又俯身亲了他一口才闭眼又睡了过去。
靠近风口的吴启抱着被子往里缩了缩。
大概三四点的时候周泽楷终于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枪穿云站在他对面,不知怎么就跟他打起来了。
一时间各色子弹齐飞,噼里啪啦稀里哗啦biubiubiu啪啪啪boom——周泽楷努力躲闪,旋转跳跃。
但最终还是被碎霜打出的子弹击中了。
好冷啊。周泽楷想。
一枪穿云又以董存瑞扑炸药包之势扑到他身上压着。
重死了……周泽楷又想。
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看,床上的枕头被子都好好的,但他们三个人的睡姿很纠缠。
周泽楷的手被叶修抓着,腿也被叶修拿腿卡住。而吴启一条胳膊和一条手臂都压在他身上,看起来跟个八爪鱼似的。
“醒了?”吴启开口问道,后面跟随着一个大大的哈欠。
三对黑眼圈面面相觑。
“那就,继续睡?”
“好。”
“哎谁去把窗帘拉了,晃死我了都…”

——今天的大半天看样子又要消磨在床上了呢。

夏天的西瓜

•乱七八糟的一个脑洞
•博君一笑,全是我瞎编的还请勿深究
•我为西伯利亚吹暖风!!

当H市的西瓜还不算甜又死贵死贵的时候,S市的西瓜就已经上市了。
周泽楷和吴启在夏休期开始的第一天就收拾好了行李,在众人玩味的目光中坐上了车。
叶修昨天在电话里提到一直还没吃过西瓜,周泽楷便愉悦地表示给他带俩西瓜过去。
后备箱塞了两个大行李箱,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哪儿还塞得下几个西瓜?
于是那两个西瓜就放在后座的地上,周泽楷负责开车,吴启负责照看两个西瓜。
S市和H市其实离得很近,近到什么程度呢,开车两小时左右就到。
前提是没有堵车。
他们出发时算是撞上了早高峰,从内滩堵到外滩,从江东堵到江西。这下饶是现荣耀第一人的枪王大大也是面露难色毫无办法。一路走走停停,西瓜在后面滚来滚去。
好不容易遇到一小段路能安稳行驶,周泽楷抹了把额头上的细小汗珠,总算是舒了口气。却没想旁边一辆车要超车但不知怎么的歪歪扭扭蹭了过来。眼看就要擦到了但但周泽楷那是谁啊手疾眼快一转方向盘,踩下油门甩了那车一截。
吴启正低头跟叶修发信息报备他们的位置,毫无心理准备之下被甩到椅背上颠得快想吐。
周泽楷靠边停车,担忧地看着他。吴启晃晃脑袋说没事,却见啪擦一声,西瓜裂了……
还好只裂了一个。
吴启和周泽楷沉默着对视一眼,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扒开那个西瓜,从前座的便当盒里找出两把勺子,你一勺我一勺把半个西瓜分了。
两个小时的路程硬是给堵成了四五个小时,无聊之下两人把剩下的半个西瓜也吃完了。
肚子里装着半个西瓜的吴启:“不行了不能再吃了,再吃撑死。”
肚子里装了剩下半个西瓜的周泽楷:“……嗯。”
结果叶修一开门,既没有收到来自吴启的充满西瓜味的抱抱,也没有来自周泽楷的充满西瓜味的抱抱。
叶修:“?”
周泽楷不说话,放下东西冲他笑笑就往厕所里走。
吴启也跟着往里走,路过叶修时张了张嘴打了个西瓜味的嗝儿。
叶修:“……呵。”

【全职无cp全员向填词】铸荣耀

GGTV新闻频道主持人千机伞:

原曲《剑啸江湖》

【轮回】
却邪破四方 出枪 自恃难掩傲狂
天链斩琳琅 静看云山无浪
钩月落吴霜 自若笑歌谁唱
轮回 封王 无言亦何妨

【蓝雨】
夜雨声骤响 未央 暮色隐我剑光 
低语咒言葬  流云行至何疆
游离铸谁伤 涛落或叹苍凉
蓝雨 锋芒 莫把此夏荒

风雨落满城 莫轻红妆
鸾珞音尘远韶光 灭生亡 
繁花血景忘 我将花葬
祭绝魂  白骨困北邙

【微草】
追魂千里路 回望 谁敛星辰万丈
晨露影天罡 叶下红影煌煌 
独活也无双 便写幻梦几章 
微草 不负 荣光

【霸图】  
烈焰破穹苍 再战 大漠孤影残阳 
不转江石上 定有辉煌我创  
一夜杀八荒 万人亦赴沙场 
霸图 既往 问弃字怎尝
  
举杯 我叹故人难邀 
空沐秋色岁月韶 
回首 春雪再消 
绝色凭倚蓝桥

【兴欣】
迎风往事回眺 无量斩断谁嘲 
雪纹亦出鞘 昧光行路迢迢
火舞流炎耀 纵他沐雨如潇 
兴欣 莫笑 归途再一遭 

我道 不老 一生铸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