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言.好想吃冰激凌

爱生活,爱少天|吹启不积极,思想有问题|闻舟渡我|专业常年失踪人口。

理发

*继续记梗
*ooc到没眼看,唉。

*继续高中生设定


  剪完头发乍的一摸还有点不习惯,特别是后脑拿推子推短了的那一块儿,直愣愣的扎手。
  “喂?叶哥,是我。”
  “嗯,怎么了?”叶修那边大概是正在游戏中,键盘啪嗒啪嗒的声响都没停。
吴启噎了一噎,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自己出门理发没带钱被扣住了?这也太尴尬了好吗。
  最终还是在一段短暂而诡异的沉默后把事情说了。
  “我没带钱。”他说。
  这下饶是叶修都觉得有点可乐了,声音里掺上了一丝笑意:“行我知道了。”
——这傻孩子,在家门口理个发都能被扣下,也是没谁了。

金牌

*记梗
*吴启高中生设定

*ooc


  吴启一手拖着行李箱,俯身打了卡之后往人群中张望了一下,很轻松地就看到了要找的人。
  他伸出空闲的胳膊挥了挥,心情颇好地打了个忽哨儿,拨开挡在前面的人,很快就跑到了那人跟前。
  叶修正夹着半根烟,看到他跑过来,吸了一口后随手掐灭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看到他手里晃晃悠悠的那块东西有些意外地挑挑眉:“这什么?第四十九届田径运动会——你的?”
  吴启一副臭屁模样,下巴一抬摆出个欠揍的表情:“对啊,男子3000第一名,厉害吧!”
  叶修一手接过他的行李,一边泼他凉水:“行了,就你这腿还放你参加3000?赶明儿我可得找校方投诉去。”
  吴启跟在他旁边嘿嘿笑:“…我在主席台坐了两天,有多的金牌他们就给我了,说留个纪念。”
  叶修一边把他的东西塞进后备箱,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过了一会儿,吴启突然开始笑。
  “昨天一小姑娘跑到主席台上来哭,你猜她怎么说?”
  一听到'小姑娘'三个字,叶修略略直起身看了他一眼:“怎么说?”
  “她说'哥哥,我找不到我爸爸了'!哭得可伤心,哄都哄不好。”
  “没办法,只能让家长来领。”
  他坐在副驾驶上,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地念道:“请跳高场地的裁判老师速到主席台,您的女儿正在找您!”说完自己先在抱枕上笑成了一团。末了抹抹眼睛,吐了一口气:“唉。虽然这样好像不太好,但还是感觉有点可乐啊有没有!”
  叶修一边把车倒出停车位,注意着两边乱窜的人群一边想,你就傻着吧。

夏天的西瓜

•乱七八糟的一个脑洞
•博君一笑,全是我瞎编的还请勿深究
•我为西伯利亚吹暖风!!

当H市的西瓜还不算甜又死贵死贵的时候,S市的西瓜就已经上市了。
周泽楷和吴启在夏休期开始的第一天就收拾好了行李,在众人玩味的目光中坐上了车。
叶修昨天在电话里提到一直还没吃过西瓜,周泽楷便愉悦地表示给他带俩西瓜过去。
后备箱塞了两个大行李箱,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哪儿还塞得下几个西瓜?
于是那两个西瓜就放在后座的地上,周泽楷负责开车,吴启负责照看两个西瓜。
S市和H市其实离得很近,近到什么程度呢,开车两小时左右就到。
前提是没有堵车。
他们出发时算是撞上了早高峰,从内滩堵到外滩,从江东堵到江西。这下饶是现荣耀第一人的枪王大大也是面露难色毫无办法。一路走走停停,西瓜在后面滚来滚去。
好不容易遇到一小段路能安稳行驶,周泽楷抹了把额头上的细小汗珠,总算是舒了口气。却没想旁边一辆车要超车但不知怎么的歪歪扭扭蹭了过来。眼看就要擦到了但但周泽楷那是谁啊手疾眼快一转方向盘,踩下油门甩了那车一截。
吴启正低头跟叶修发信息报备他们的位置,毫无心理准备之下被甩到椅背上颠得快想吐。
周泽楷靠边停车,担忧地看着他。吴启晃晃脑袋说没事,却见啪擦一声,西瓜裂了……
还好只裂了一个。
吴启和周泽楷沉默着对视一眼,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扒开那个西瓜,从前座的便当盒里找出两把勺子,你一勺我一勺把半个西瓜分了。
两个小时的路程硬是给堵成了四五个小时,无聊之下两人把剩下的半个西瓜也吃完了。
肚子里装着半个西瓜的吴启:“不行了不能再吃了,再吃撑死。”
肚子里装了剩下半个西瓜的周泽楷:“……嗯。”
结果叶修一开门,既没有收到来自吴启的充满西瓜味的抱抱,也没有来自周泽楷的充满西瓜味的抱抱。
叶修:“?”
周泽楷不说话,放下东西冲他笑笑就往厕所里走。
吴启也跟着往里走,路过叶修时张了张嘴打了个西瓜味的嗝儿。
叶修:“……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