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言.好想吃冰激凌

爱生活,爱少天|吹启不积极,思想有问题|闻舟渡我|专业常年失踪人口。

【舟渡】早餐吻

•日常
•大概会有后续
•取名废真纠结
•他们超可爱
•ooc归我

阳光很好,浅浅地越过窗棂洒进屋里,是淡淡的金色,映得整个屋子里都开阔亮堂。
客厅里的电视正播放着天气预报,却并没有人看。玄关隔开的餐厅靠窗,费渡穿着衬衫,微潮的头发落在肩上,正人模人样地坐在餐桌前,一手捏着筷子夹面条吃,一手抓着手机看晨间新闻。
骆闻舟则在厨房里忙活——费大爷今天没有会要开,刚决定一整天都待在家里,并指明中午饭要在家吃。于是他给猫大爷盛完猫粮又转头去准备中午的菜。这会儿正捏着一把青菜哗哗地冲洗,头也没抬冲着外面问几点了。
费渡瞄了一眼:“七点三十四…还来得及。”
骆闻舟“哦”了一声,又道:“费渡,别看手机了,赶紧吃,不然面要坨了。”
闻言费渡只得放下手机,拿筷子搅了搅面条,微微拧眉心说已经坨了。于是捧着碗慢慢吞吞地趿拉着拖鞋去厨房,要求给加一点汤。
骆闻舟一边把锅里的面汤盛进他碗里,一边唠叨这个小青年不好好吃饭。
费渡也不恼,把面碗往旁边的料理台上一放,拖了条凳子过来坐下,大大咧咧地伸长了手脚,一副“我就是要在这里碍事”的理直气壮模样,就着人淘米的背影吃早饭。
待他塞进最后一根面条后便搁下筷子,抽了张餐巾纸站在厨房门口,留着残局等骆老干部收拾。
骆闻舟又收拾了桌面和料理台去洗碗筷,一边洗一边念叨。
“费渡,你说你在家里什么时候能做点儿家务啊?”
费渡忙着捻骆闻舟洗净的草莓进嘴,没吭声。
“十点半的时候摁下电饭煲,等跳了就能吃了,然后把冰箱里的剩菜和这些放微波炉里热一下,嗯?”
费渡点点头,意识到他看不见后含着草莓应声:“哦。”
“哎…咱家电饭煲你会用不?按哪个键你晓得的吧?”骆闻舟转过头来看他。
费渡闻言报以看智障的嫌弃眼神,充分地表达了“你傻吗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的意思。
骆闻舟洗净双手:“话又说回来了,你什么时候能做顿饭给我吃,嗯?”
费渡想了想:“今天。我摁个电饭煲蒸饭。”
骆闻舟哭笑不得,正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费渡凑了过来。
他靠过去,手里还抓着一个吃空的只剩点粉色草莓汁的碗,站直了身子在骆闻舟嘴角烙下一个带着草莓甜汁的吻,稍稍分开后又觉着亲得偏了些,便歪着脑袋寻了正确的角度印上去,舌尖顺着人唇缝滑进去,顶开齿隙勾着人舌头算是传导甜味儿,趁着人突然被亲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退了出来,往后退两步。
费渡弯起他那对盛满笑意的桃花眼,意有所指地舔了舔唇瓣。
“谢谢师兄,面条很好吃。”

评论(1)

热度(99)